世界多地华侨华人助力抗击疫情
来源:世界多地华侨华人助力抗击疫情发稿时间:2020-03-29 23:31:47


张伯礼介绍,连花清瘟胶囊是“非典”流行期间研究出的药方。疫情期间,临床研究结果显示,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患者,其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等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8%,临床治愈率达到了78.9%。数据证明,连花清温胶囊对于新冠肺炎具有抑制作用。

钟南山等人总结道,连花清瘟显著抑制SARS-COV-2复制,影响病毒形态并在体外发挥抗炎活性。这表明连花清瘟可以抵抗病毒攻击,有望成为控制COVID-19疾病的新策略。

此前的2月6日,《中医杂志》还发表了张伯礼团队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团队合作完成的《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各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下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该研究项目为为科技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应急攻关项目。

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CoV病毒。此前,也有研究团队认为,在治疗甲流H1N1时,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

连花清瘟是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以岭药业”,002603)在2003年SARS期间研发的中药新药。论文中提到,连花清瘟以预防和治疗病毒性流感为目标,2003年在中国获得专利,2015年通过美国FDA II期临床试验。

CADD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研究与开发新药的一种崭新技术,它大大加快了新药设计的速度,节省人力和物力,使药物学家能够以理论为指导,有目的地开发新药。此外,中药具有多成分、多靶点、调节方式多样的特点,采用西医单靶标、单成分的研究思路来研究中药,被认为很难体现中药的系统性,不能科学解释中药复方的药效物质基础及组方规律等问题,网络药理学即旨在解决这些困境,从相互联系的角度研究问题。

研究:连花清瘟不仅具有抗病毒作用,还具有抗炎、免疫的作用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系首次报道连花清瘟(Lianhua Qingwen Formula,LQF)作为新冠肺炎治疗中抑制剂的分子机制。作者们得出,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

鉴于疫情的快速蔓延,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非常急迫。作者们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的。

确诊病例中,唐山市59例、沧州市48例、张家口市41例、保定市32例、邯郸市32例、廊坊市30例、石家庄市29例、邢台市23例、秦皇岛市10例、衡水市8例、承德市7例;死亡病例中,沧州市3例、秦皇岛市1例、唐山市1例、邢台市1例;重症病例中,唐山市2例;出院病例中,唐山市55例、沧州市45例、张家口市41例、保定市32例、邯郸市32例、廊坊市30例、石家庄市29例、邢台市22例、秦皇岛市9例、衡水市8例、承德市7例。当地时间3月28日,阿联酋卫生与预防部在阿布扎比开设了一个新冠病毒移动检测中心,宣布启动一项可自驾车通行的新冠病毒检测服务,当地居民在车内即可接受检测,整个检测过程只需5分钟。阿联酋当局表示这是为进一步加强新冠疫情的防控所采取的预防措施。在检测中心正式开放的当天,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前往检测中心并亲自体验自驾检测全过程,随后在其官方社交网络账号公布了相关的视频和内容,“今天,我前往了新设立的新冠病毒移动测试中心(mobile COVID-19 Test Center ),该中心是预防新冠病毒蔓延措施的一部分。户外医疗队是阿联酋安全的第一道防线,他们为了我们的安全一直在奉献自己。”